• 情绪的落差可以有多大,风驰电掣的游乐场,从百米高处冲到最低只需数秒,前一分钟还晴空万里,阴霾仍旧可能随时布满天空。天气反复,心情起伏,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随意掌控。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越来越多地感到绝望。期冀的与所得的永远相距甚远。原本是想策划一次旅行,以逃避的形式躲开所有心绪的烦恼,然而失败的投资以及愈陷愈深的财务危机却在告诉我,或许只有通过一次彻底的颠覆,才可以完全砸碎现状,破茧而出。

    抉择永远是最艰难的。盼不来最好的时代,我只好静静等待最好的时机。

  • 不知道是哪一个环节出的问题,有了这个地址很久,我一直试图把原来的全部残喘搬移过来,但第一次,过去的日志被无端端复制了5遍,我不得不盯着那布满疮痍的生活,在眼中不断反复,再狠心将他们删除。第二次,一切格式均被分布得乱七八糟,完全不是原先想象的模样,只好再度清空,让它恢复起先的空白。

    这样也好,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得不说再见,无论情不情愿。

    新买了一台mju:II,用胶卷无非是希望生活更折腾,在来来回回曲曲折折反反复复中,我们都以为,那中间藏着些微的快乐。就像周五晚上的这个时候还坐在办公室,等待街上的车渐渐散去,路途通畅之后,可以安稳地,达到期冀的目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