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个高中女同学,个子很大,微胖,胖女孩在中学时代总是会受到男生们的另眼相看,尤其当发育的不一致时,萌动的青少年,并不具备完备的审美观。其实那个女孩子有着一张漂亮精致的面孔,皮肤很好,上了大学之后开始减肥,再发自己的照片时,我想很多旧同学除了有惊为天人之感,还会慨叹自己的年少无知罢。但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那位。也是高中时候认识的,独具慧眼的一个男生,但中间的过程并不顺利,无关感情,而是感情过了火,她差点为此退了学,一般在两个人的交往过程中,女方看上去总是会吃亏多一些。

    但最近的新闻是她在和他顺利于大学毕业后结婚,再而离婚。原因要到分手以后才知道,说是感情不合,其实是另一方有了外遇。感情的事情很难讲,因为总有人会多付出一些,然后反过来也会觉得自己受到的伤害更多一些。旁观人其实都没有评论的资格,只好唏嘘。我想的是我们都算不准未来,只好去接受连同失败在内的一起事情。

  • 我最近喜欢上了周日的时候去游个泳,夏日的阳光强烈,透过玻璃幕墙照进泳池,扎进水中的时候,朝着前面一道道射线般的光亮游过去,有一瞬间会让你有天堂的感觉。那些光混合在水中,变成纹路,道道印刻于被水腐蚀掉的地砖上,你抓不住,只能朝它而去,却又迅速离开。多么转瞬即逝的美好。然后游不动了在沙滩椅上看完麦克尤恩小说的最后一章,里面写,「这就是那个星期天的开始和结束」,突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意味。

    那天和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在酒店的大堂吧,说起我们第一次来这座城市,我第一次真实地踏在这片土地上,是从西直门的地铁钻出来,早不知道是哪个口,凌晨四点,扫大街的工人可能都还在梦乡中,或是刚刚起床准备要出门。街道寂静,一轮近乎满圆的月低低地挂在城市的高矮楼房之间。那是如此的温柔。后来天色渐渐亮起来,我要去同学的学校,结果坐错了公车,但那一眼的月亮,却永远留在了记忆中。

    多少年,你认识一些人,学着忘记一些人,遇到一些事,已经记不得一些事。回家的公车上照旧看手机里亦舒的小说,有一段大概是说你无法避免死亡,却可以避免老去,以前者极端的方式。如果生命注定是一张单程票,只希望美好可以多些,即使是人为制造的快乐,但是没有了它们,谁可以保证能够走完全部。

  • 我没有梦到外婆,因此而更加寂寞,我想可能是因为她有太多人要去看望的缘故,而我又实在隔得太远,她无暇顾及却也自然,何况我还错过她两次大寿,一次是在上学,一次是在上班。我们都有很多身不由己的理由说服自己,但其实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

    妈妈说外婆走的很平静,一直喊痛最后也睡得安稳了,但到了凌晨,呼吸渐渐微弱了下去。她九个子女,除了两个舅舅外,最后都在她身边。而这些人平时都实在惯着她,这惟一的老人,所以就算偶尔和媳妇们有点不愉快,但其实最后都还是会顺着她的意思。我每年回家都会要爬一个小时的山路去看她,工作后还会包一个小红包,妈妈说外婆从来不缺钱,但如果钱是能给人快乐的话,我想在那短暂地拒绝与坚持之间,我和外婆都不是不快乐的。

    那是我们家惟一的老人,我从小被教育着要尊敬孝顺,也受父母的耳闻目染,渐渐变成一种与生俱来的习惯。而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这样的习惯再也不会有用了,你不再是还应当被宠着的第三代,你需要有更多的责任去需要面对更多的社会定义,我仿佛陷入一种无限的失落。我出生时外婆还不到六十,但妈妈结婚晚,所以一堆孩子中间,我算是年纪比较小的,印象中她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后来更胖了一些,中国文化中富态是好事,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一直都很幸福。

    偶尔也会说一些当年不好的日子时的生活。有次外婆仿佛是说因为穷,本来不太打算要我妈妈了,而且上头连着有三个姐姐,但外公坚决阻止了这个念头。那是一大家子人在很轻松的环境下唠的家常,但我听了却有些难过,生命原来是如此无常和脆弱,原来以为理所当然的活着,其实都来得这么不容易。

    而终于又要学着说再见,学着告别,再一次面对这不容易的赤裸裸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相遇,外婆还是我印象中那模样么,还是会更年轻,停留在她最好的年纪,只是不再用受苦受穷。我欠着这一个告别,我想它会在我心中慢慢烂掉,直到成为我血液的一部分,像是我从她那里继承而来的一样,然后带着它们,继续去狠狠地爱我这已经拥有的生活。

  • 2009-12-31

    年度之歌 - [蒋南孙]

    想想这一年对自己而言,算是这好多年间,多么重要的一年。房子,工作,筹划中的studio,还有护照上的第一个签证。我相信就算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会记得今年的这些改变,以及伴随着这些改变的思想的改变。就像我们总要不可挽回地老去,我已经不再留恋时间,只是想记得一些以后能够拿来回忆的片段或场景,已经是美好生活的内涵。

    回头看看年初的时候,我对这一年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计划,很多东西都有些超出预料的意味。所以对于还有十来个钟头就要来到的2010,我也不曾赋予太高的期望,或许能够把一些今年的愿望变成明年的现实,或许可以延续看上去的美好和自以为的幸福,当然还有健康。这是我又一年间最想要的事情。昨天去换了新的健身卡,希望每一次的改变,都意味着更好的未来。

  • 前一晚几乎耗到了四点,傍晚时打的两个小盹几乎完全粉碎掉生物钟,于是看the big bang theory在深夜也肆无忌惮大笑起来,我知道我焦虑些什么,只是并没有办法去控制,还不如听之任之随他而去。仿佛我喜欢的这张从艺术北京展览走出来时随便拍的照片,并非因为主角是梅赛德斯奔驰,却是,纵使多么仓皇,我们还是可以为自己保留一分光明的假想。

    多么感谢陪我过生日的你们。所有的笑声中,全是历历在目的青春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