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4

    姹紫嫣红 - [蒋南孙]

    心血来潮真是件可怕的事情,下了班车想起家里已经没了卷纸,装作不知道楼下的平民便利店,非要坐两站车去三公里外的精品超市,只为了用上那能打个九八折的会员卡。然后在风中拎着沉沉的购物袋走出来,犹豫了半天终于没有打车,而是又走上半站地等时间永远捉摸不定的公交。小票上大字标注着优惠金额两块八,就算坐公车也得花掉六七成。我只好安慰自己,白搭上这些功夫只是为了某个牌子的大盒西柚汁,以及偶然发现地乖乖躺在冰碴上的一盒乌黑的,佯装新鲜的桑椹。

    我大约还记得小学课文里有一篇是关于吃杨梅的,结尾是告诫大伙儿不要吃太多,太过也是会酸倒牙的。暑假交不够数量日记的时候,我往往都直接拿来现改,换作其他水果,总能应付上一两篇。偶尔也会换成桑椹,固然夏天也不是吃它的季节,但日记也能够有些许回忆的成分。印象中吃的最多的一次,倒不是牙口出现了问题,而是我妈有学生送过来满满一盆,我抱着吃了半天,手全给染红了。记忆中的味道通常都被美好渲染得过分强烈,于是那些小果实变得格外饱满黝黑,闪着紫色的光,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却也格外的甜,丝毫不曾酸涩。不像后来我在超市买过的品种,不是因为放置时间过长已经有了发酵的痕迹,再不然就是人工雕琢得过分,已经失却了滋味。而今天买到的这一盒,直到看电视时不知不觉地吃光,也只能说是中规中矩,淡淡的甜,却染得我手指紫黑一片,再也弄不干净。

    那么有多少难忘的甜香是你想要与人分享的,在这个鲜花怒放水果逐渐成熟的季节里。有朋友过几天要去泰国度假,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想能够甩开一切,给自己一个假期。当然现实还是得斤斤计较抠抠唆唆,在拿不起也放不下中蹉跎了岁月,然后在每一个凉风习习的夜,告诫自己说若非毅然决然,又哪会得到涅磐重生的启示。

  • 2009-03-06

    迷失 - [蒋南孙]

    天气预报总有失误的时候,难得被人提醒带一次伞,结果连着两日都是阳光大好。尽管卷着莫名的风,但即使没穿外套走出写字楼透透气,没什么沙尘的空气已经叫人感到欣慰。那些赶不出来的工,似乎都一同跟着春天的到来变得无足轻重了。

    只是同密闭的空调屋一样,办公室的流言依然如暗流般涌动,沉寂的外在或许预示了风暴的来临,我是多么天真地想,可以放一个小小的假期,等回来之后,哪怕一切物是人非,只要能够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就好。

    在旺角找到了一年多前去过的那间二楼书店,小说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嫌繁体竖排的长篇看得太辛苦,于是捡了刘以鬯的一个短篇集,又找到了彭浩翔的一本没有的册子,最终回来时,始终把目光停在了亦舒上。我总觉得我应当买本她的什么,仿佛那些文字中的小情小爱,便是这座城市的一切。然而最后我只是挑了一本皇冠出版社的张爱玲的「秧歌」,如仪式般的纪念。不过后来再回想起,我到底还是应当选一本收有「倾城之恋」的。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错过了的,看不透的,算不出的,想不到的,就这么不问也罢。

  • 2009-02-16

    生活秀 - [蒋南孙]

    之前提到的高中女同学c,和未婚夫低调回乡,在小城的大街上偶遇旧同学d,她惊慌失措地牵手身边人扭头便走。我和z说起此事时都哑然失笑,觉得实在是多此一举。看八卦网站上女星们高调地秀恩爱秀幸福,不一定是出自内心地多想要给陌生人知道,只不过藉着这样一种行为,兜兜转转地告诉自己说,我其实是多幸福。

    爱情和幸福一样,都是很诚惶诚恐的事儿,这还得源自于我们骨子里的悲剧命运。无论是年少时钟情的是琼瑶是亦舒还是曹雪芹,非要坚定地以为,只有把心袒露出来让别人划上几刀,舔到伤口的痛时,方才惊觉原来爱上了某人。所以比较起来,能够秀的部分到底是更叫人愉快的。情人节那天贸然闯进了LV殿堂,恍然觉得别有洞天,挺拔的男侍应生单手端着香槟或是糕点,任人取用,且不管是否随后就把蛋糕屑顺手擦在昂贵的套装身上。男男女女兴奋异常,拿着大小MJ裸身示范的涂鸦包肆意比较着尺码价钱,然后爽快地付现埋单。积累一年的感情,终于可以变成实实在在抓在手中的名牌手袋,那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比送到办公室令人羡慕的娇嫩花朵更令内分泌失调荷尔蒙上升。相比起来,晚上我一个人走在寒风里,卖花姑娘硬要将剩下的四朵玫瑰塞到我手中,说这样她就可以回家了。亲爱的。我不是不想日行一善般的包下你手中所有残掉的月季,只是和你比起来,我真的想不出谁更悲凉些。

    那么c,我也不会介意你在我们面前大秀那颗来自南洋某岛国的硕大钻戒。懂得去秀,才是我们生活的真谛及目的。

  • 2009-02-11

    - [蒋南孙]

    如果我曾经相信过童话般的爱情,那么那是最能带给人安慰的实证,只是结局的仓皇,竟然叫人听的如此不忍。

    这两天在看陈升的「风中的费洛蒙」,里面有一章叫「晚场电影」,说一个陷在电影结局里走不出来的男孩子,总是纠结于没有交代清楚去向的影片,反反复复看上很多遍,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也猜不透那个走向悠长铁轨的女子,究竟要走向命运的哪边。他想知道会不会还隐藏着一个真正的结尾,明明白白告诉坐在大屏幕前方的每一个观众,她最后怎么了,他又怎么了。但是没有人知道结果,就连出现在字幕中的一干人名也中也没人知道。而他也不明白,有时候没有结局却是最好的礼物,像所有的童话都只是戛然而止,不曾有过结局。

    所以我祝福我所有愿意用一纸证明去维护一段关系的朋友们。但愿童话美满,岁月流长,结局永无。

  • 2009-02-09

    - [蒋南孙]

    我完全不晓得北京的节日有这么热闹,元宵节,班车堵在四环路入口时其实就应该预料到的,但等我下车要走那一公里的路时,震耳欲聋的爆竹声、此起彼伏的烟花、以及地面上嗡嗡乱叫的小汽车,一并逼得我无法前行时,在那一朵朵免费观赏的腾空跃起的花火中,繁华的好看的素朴的直白的,看着烟灰散尽后纷纷落下来的纸片,我终于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空洞。而远处一盘月,就那么清冷地挂在被五光十色的霓虹及暗黄的路灯点亮的夜中。

    但我还是应景地在便利店买了一盒元宵,经过人为加工的速冻食品,白白的安安静静的躺在一次性塑胶碗中。我想起那年元宵节,我上你家之前先去旁边的超市买了黑白两色的元宵,然后我自告奋勇地说我最擅长处理这类速食食品,结果用上了你从宜家带回来计时器,火候还是过了,那糯米包裹的外衣被时间腐蚀得极薄,若隐若现其中的黑色芝麻。我忘记你有没有吃完那碗元宵。也是这一年,不,是上一年。除夕夜我嫌你家电视收看不到春晚,于是赶着要回来,在24小时的麦当劳买了一对鸡翅,一杯咖啡,出租车从北二环的立交桥开过,城内升起一簇簇红色的花火,像滴落在清水中的血,那么美。我没有要女出租车司机找给我的零钱,还对她说了声新年快乐,谁知道那句问候又是不是说给我自己的呢。那是一个人的新年,就跟今天这个节日一样,我只能心不在焉地说,我不寂寞。

    这都不是重要的。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还是一起过了那么多对大多数人而言颇有意义的节日,对我们自己来说,这也是意义吧。如果爱情如同转瞬即逝的烟花或是守不住满盈的月,我想不出有什么形容词可以用来比喻这样若即若离却又紧密相连的关系,或许有些近似于血脉,无论如何,想不想得起吃一碗元宵的你我,都应当得到应有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