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5

    - [蒋南孙]

    我记得C先生的生日,从我认识他那一年起。今年刚好他生日的时候我在家,于是发了一个短信过去,但没有回音。回北京后我在网上碰到他,突然想起此事,C先生的答复是用了多年的手机罢工,只能接电话屏幕无法显示,然后C先生问我看过「爱情呼叫转移II」没,邓超唱「同桌的你」那段,他都快要哭了。

    我当然义不容辞地找来这部贺岁片的压缩下载版本。在女主角的兜兜转转中,打扮得像个痞子而不是愤青的明星邓终于出现,记忆在歌声中闪回至八年前。我不是不明白C先生为什么会感怀,如果恰好我们也是在那黑板上写着的年份毕业的话,那时许多人踌躇满志各奔东西,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和迷惘。散落四方的大家,有些人彼此间再没了联系,甚至不看毕业照后面的注解的话,都叫不出想不起某人的名字,或者记忆早已随着年月的消逝而模糊,就像C先生某次和T先生提起我,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把我的出身年份往后算了两年,真叫我这个不在场的当事人哭笑不得。

    还会有我这样的,因为还在迷惘却没有了憧憬,所以都不怎么愿意参加大大小小的同学会,除非是一直熟络的,总是能找到话题的,才不会觉得尴尬难安。回重庆那天被Z小姐邀去她家过年,三姑六婆们坐在客厅聊天,我们躲在书房分享互相搜集整理而来的同学八卦。其实真不是要装得多么孤僻冷漠,我只是太羞怯了,太羞怯了,才会偷偷躲起来看看你们的生活,并由衷地祝福。像是爱呼II中那般最终修得正果的一对对璧人,经历多少曲折坎坷终于还是认对了彼此,尽管你们也都避免尴尬把自己隐藏得更深,但是我,真的希望这些认识了十多年还相亲相爱的人们,能够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

  • 2009-02-02

    - [蒋南孙]

    高中时候的女同学,兜兜转转之后还是和十多年前认识的男同学在了一起,消息虽非一手,但是当事人亲口告诉我决定即将注册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几多唏嘘。有时候熟悉也可以成为选择一个人的理由,自得却是对自己最好的方式。

    起床后把电视拨到了中文台,特辑中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介绍孟京辉十年的经典剧目「恋爱的犀牛」。去年在小剧场看到最新的版本,之前已经由廖小姐出版的剧本中接受过那磅礴壮丽的排比句的轰炸,新一代的演员并不能把声音控制到收放自若,方圆空间以内,若是感情满溢音调高上几许分贝,便有些含混不清。印象最深的不是落幕前满舞台的水,像一潭深不可测的感情,也不是人工制造的大雨淋落在男主角的身体上,白衬衫紧贴着肌肤,勾勒出略为过头的壮硕身材。却是那角落的铁架床突然变成了跑步机,马路和明明在上面走啊走,他勾着弯弯的手指想要达到她,但是忽快忽慢,他到底还是没有赶上,灯光把影子投射到墙上,放大成胸腔中被那几根肋骨桎梏着的所有阴暗与秘密。他终于摔了下来。

    我在想我们都会想要抓住一些事情,我也庆幸我们中的某些终于抓住了它。

  • 2009-01-31

    - [蒋南孙]

    一月于是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完了,中间含混夹杂着我半个月悠哉的假期。回北京的前一天傍晚,我特地又去了趟解放碑吃那碗酸辣粉,一群人站着蹲着坐着在石阶上,端着纸盒盛的五块钱一例的小吃,辣椒滑过食道灼烧着胃部,是近乎幸福的暖热。就像我对Q说的,这座热闹又市井的城市,可爱却在于它的热闹及市井是如此的生活化,丝毫无半点的浮夸与造作,才显得如此动人。

    但习惯还是让我偶尔会想起北京。在家的最后两日终于放晴,阳光和煦之下我双手依然冰凉,看grey's anatomy时会怀念握在手中的咖啡纸杯,涮滚烫鲜美的乌鱼片时却不会挂着大小川菜馆里的水煮鱼。回重庆的第一晚,和Q在喧嚣的酒吧里猜骰子,周围舞动的鲜活的肉体时刻提醒着我有花堪折直须折的青春,而当我带着南方为我耳朵留下的即将发出的冻疮在午夜的机场门口等了半个多钟头的进城巴士,想起即将又需面对的种种,期盼的想念的喜爱的身不由己的无可奈何的,发作的咽炎让我呼吸急促,而我只是定定深吸了口气,再装得无动于衷的模样。

  • 2009-01-16

    十五楼 - [蒋南孙]

    部门要从15楼整个搬到7层,新座位靠玻璃幕墙,还不知道有没有可以开合的窗户,仿佛对着门禁。夏暖冬凉,人来人往。搬家那天黄历上写着宜移徙入宅,只可惜休假的我拜托了别人,没法和大家同享那黄道吉日了。

    我算了算,当年从建国门搬到中关村时,差不多刚好4年时间。期间我调过一次座位,身边坐过不少人,也走了不少人,有些人还保持着联系,有些人早没了音讯。今天收拾的时候扔了一大堆东西,多半是没用的行业杂志和废掉的文件。原本以为会有用的东西,一直搁着再没有拿起过第二次,特别干脆地扔了。

    于是这个假期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尽管总觉得有些小小的不如意,我还是反复安慰自己说,都会好的。和原来的账单地址说声再见,换一本新的记事本,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 2009-01-14

    我的2009 - [蒋南孙]

    这一年来得实在太仓皇,还没有做好准备,2008年就整个过去了。那天在露天广场和朋友们一起倒数的时候,其实我对自己说的是,我还是很高兴又到了新的一个记事周期。

    然后是为公司主办的论坛忙得焦头烂额有惊无险总算一切都在掌控之内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然后在公司内部的年会上首次中奖,还是我最想要的那款手机,运气好到自己都有点不太敢相信。然后年假也顺利批了下来,原先预订好的机票不用作废,因为要在市区逗留一夜,我还花少少的价钱给自己订了一间豪华酒店。然后再过几十个钟头,亲爱的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也将出现在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然后一段短暂的飞行之后,我自己的假期也即将开始。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对这新一年到来的开心。或许也没有那么开心,只是一切来来去去中,我总是有那么一丁点地希望自己能过得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