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是写字间里的困兽,零头小事也能叫人寒毛竖立,用空气在面前画出一道保护屏障。即时通讯工具上又有同事告别,之前的签名档是一长串的城市,我问是计划中还是已列入行程,她只说放了一个大假,夫妻双双把家还,真有点现代社会里童话的意味。那些想得到的又不敢去做的,眼见别人付诸于现实,原来内心里头流淌的竟然是羡慕。

    然后说起我做这份工作时第一个大的合作项目,找她设计的一枚宣传广告,从浩瀚的文件夹中找出当年那句名噪一时的口号。那时候办公室还在繁华市区,我每天坐公交车上下班,办公桌是临时搭出来的一张桌子,捡上一位的旧电脑,不曾格式化的硬盘中还保留着一些私人资料。我得到的第一个职场教训便是,如果打定了主意,有些清理与隔离原来是先下手为强。记忆在随着时间逐渐变淡,公车窗外的几根大柱子后来变成了世贸天阶,搬离那条路线已久,算算一同过来的,剩余实在无几。那都是有些年头的事情了,都足够再读一遍大学再修一个学位。再前几年我还会问问自己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其实这都不过是过程而已。

  • 洗完手发现没有手霜已经干得起皮,夜半未开空调也会被冻醒,夏天终于走到尽头,托王小姐的福,我有幸在电影院看了两遍「机器侠」,印象中从没如此待遇,想当年听别人说每经过一次电影院便要进去看一回托尼梁的「英雄」,已经觉得传奇,高票房从来都累计在泡沫之上,而自己曾经看过一遍半的电影,是在循环播放不分座位的旧式影厅,想听葛优多说一遍撒谎的经典独白,以及工作人员失误放错了蛊惑海盗的拷贝顺序,不得不多停留半个钟验证自己无微不至的观察力。

    歇斯底里的台词,应当是为了掩饰剧情的空洞吧,「天下无双」与「情癫大圣」已经有了资格可以从头致敬。不过刘镇伟玩弄鼓掌的从来都是那些得不到的感情。想修成正果的猢狲与不务正业思凡的仙女,疯傻的公主和贫贱的流氓,来自未来的人类及妄想拯救人类的和尚,当然还有早年在街头苦苦追寻真心人的养尊处优的皇帝老儿,今天的机器人和女警官,不过是身份迷离与制服诱惑的另外一种现身说法。然而我想说的却是,看到K1抱着K88痛哭不已,濒死的机器用一种怪异的腔调喊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遗言,我想他是在说,尽管人最痛苦的莫过于AB之中捡一,然而选择的权利,却是为人的基本。

    爱不爱是选择,有没有爱的资格却是人权的核心,两个在学习思想过程中的机器人如果能主动改变个人程式恋上彼此,一来免除了效仿人类心碎的痛苦,而来既合情又合法,简直是最完美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当然这只是假设,编剧最终还是要让制服女警照着她过去的某出电影结局那般,发现比选择更痛苦的事情原来是没得选择。所以。请赋予我们选择的权利,如果能顺带加上后悔的赠品,那共产主义的理想状态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第三者是选择;LOFT与平层是选择;独立厨房与无法安装燃气也是选择;朝东面向扬尘的工地朝南面向黑压压的高压线也是选择。无论如何,我终于在周末选择去那优点已经给剔除得差不多的小区排了一只号码,焦虑等待接下来别人选择自己的程序。无论如何,生活都要继续,好像花开花败,落英缤纷。

  • 所有的抉择都不是指我们不够坚定,而是需要顾虑的事实在太多。半夜两点接到a的短信,A或B,蹲在在偌大mall的她一筹莫展。我当然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只不过我们都患得患失,倒不是怕后悔,这个世界叫我们后悔的事情已经多到麻木,只是真的不敢相信在心底鼓噪的,就是我们想要的决定。

    于是在近乎被欺骗的情况下被叫到了南六环外,浪费了一个上午半个下午的时间,还不一定得到多么好的待遇,我倒是没有多生肇事者的气,谁叫我们太多时候都做不出决定,起因终究在自己。村上春树的「1Q84」中,据说有种叫做空气蛹的事物,无形存在于周遭,控制你我的心智,难保做出不那么理智的冲动。要抵抗它需要自己制造出一个空气蛹。多么可怕,不是诱惑与罪恶本身,而是原罪终究还得找到个人。周末在大商场里看一个英国老头制作陶器,一双巧手转出粘土的容器雏形,烧制后即可得到纯净的蓝色,价值不菲。他送了一只小瓶子给围观的小男孩,丁点大像是童话里需要踏遍千山万水找到的神器,盛放着千年的甘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看着那飞速旋转的托盘,仿佛正在捏造的,就是我们快乐或沮丧的情绪。

  • 仿佛影视剧都习惯用单色来区分记忆的片刻。所以看照片时突然看到颜色异常鲜艳的一幕,多少总会有些触动。五月的暹粒已经迈进了雨季,刚开始头上还滴着水珠,转而又放晴,酷热难当,但那无数的已经铭记进历史的笑脸出现在你面前,你突然间忘掉了一切。惟一用胶片记录下来的一张,是当时的我觉得最亲近的,就像是他能看见你的内心。

    在这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又时不时看看这张照片,白蒙蒙的雾在提醒着那天的雨,我也试图去回想那偶然所得的平静。你会不会相信在遥远的毗邻的某一个地方,会真的有一个庇护神,注视着容忍着你做过的一切。我又开始听那首歌,原来曾经MV里的俊俏小生现在早已成了当红偶像。我赶着季节的尾巴去买了一条有点叫我不知所措的泳裤,仿佛能够藉此抓住些什么,美好的岛屿或是温暖的池水,是臆想中的还是伸手可及的,或许不是那么重要。在「忽尔今夏」的故事里我们都读过,无论如何,夏天总是会过去的。

  • 2009-08-18

    微笑有时 - [朱锁锁]

    暮色袭来,我在出租车上翻着「这是爱」的最后两页,看着谢立文一段用love做的排比,不知是否夜渐浓视线渐模糊,几乎想要跟着轻声念出那段文字的我,感觉眼眶就要对着一个陌生司机的后视镜一点点湿起来。

    两天后,我被a的越洋电话从嗨过头之后的熟睡中吵醒,然后聊着一堆十分文艺的话题。譬如「我上大学的时候卡佛是作为考试篇目,所以天生怀有抵触心理」「但是他说他写短篇小说的原因是因为他窘迫的生活,不得不去写那些他必须一坐下来就能马上写完的体裁」,又如「我最近在看林语堂的书,还有他翻译的浮生六记,虽然觉得不如另一人译得好,而且也是学生时代的指定读物,但现在看来,还是有不一样的感悟」「哈,我大学时也曾经以此为课外教材,原以为古文英文的学习相得益彰,结果还是荒废掉了」「其实你看,曾经多么刻骨铭心的回忆,最终还是被另一段关系所取代,可见感情还是靠不住的」「唉」。

    后来才想起来,那天是两个旧日同学的婚礼。到底还是没有买一张机票前往观礼,据说廿桌酒席中同学占了七分之一,然后z还特别提到当年的住校生们都十分为新郎长脸——多惭愧,我也住校的——结果我要看现场存照,匆匆赶着出差的s只是告诉我数据线坏掉了。据说新娘子爸爸把她交到那个要待她一生的男生手上时,很是激动了一把的。我想象着那个场景,可能因为太熟悉的缘故,恍惚间都感动了起来。

    于是我们还是相信有爱这回事,相信很多时候,我们能够回忆起来的,都是美好的。

    love trees love birds love clouds love lilies love snails love snow love stars love mother love sounds love window love silence love moon love tea love potatoes love cats love wind love rain love socks love knowing love pictures love faces love dreams love reading

    love u love u m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