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02

    忧小姐 - [岑诺芹]

    八年前的那个中午,我右下腹隐隐作痛,下午去了医院,医生说阑尾炎需要开刀,第二天躺在病床上听广播,全世界都是张国荣的歌,我才知道那个消息。

    那一天,我失去了阑尾,世界失去了张国荣。有些伤会好,但是会在身体刻下印记,任凭抹上多昂贵的乳液,也会留一道淡淡的疤痕,提醒着失去了的东西,就真的不会再有了。那不是一种肉体的痛,或许根本后来亦不曾痛过,只是你知道从此那将是不完整的躯体不完整的人生,是哀大莫过于心死,心死那部分的平静淡然。

    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说起这些,在这个时间。可能是因为上午谈起太多过于沉重的话题,有关这些年来的孤独悲哀等等,因为外界的种种强加给自己的绝望,陷入囹圄,再无从自拔。我想说的是,失去更让我们懂得珍惜,绝望是如同涅槃,最终在等待的,依旧是灿烂晴天。就像姜大卫娶了李琳琳一样,人生不就是如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