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01

    如果你知我苦衷 - [蒋南孙]

    我高中时最要好的一个同学,后天是他30岁生日,但是却没有人能帮他庆祝,现在他正沉默地躺着,等待明天的出殡,为他自己。

    收到那条消息的时候,我刚刚起床,准备去洗澡上班,开始日复一日的又一天。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上了地铁,想起这些年,毕业后各奔东西,每次都在说什么时候聚一下,最后从来都没有约成,直到永远也约不上了。站在即将打开门的硕大铁皮车前,我觉得自己就要哭出来。

    后来旧同学的电话到,原来他父亲还在住院,上午刚刚做完手术,并不知道消息。母亲在两地间来回奔波,妻子哭到没有眼泪,剩下三岁的女儿。生活给人上了最残酷最赤裸的一课。你永远来不及准备,你也永远不可能后悔。就像我一直在检讨自己没有多和那些旧同学旧朋友联系走动,而真正意识到这一切的严重性时,却发现再没有机会。另外一个同学说起当初他还老参加四乘一百接力,身体应该还好,怎么变这样。我想起的则是有一次我发烧,他骑车飞快带着我穿过大半个小镇去医院,从大货车旁擦身而过。

    认识他时我14岁,14年,我生命的一半。

    我们另一个共同的好友,他曾经暧昧过的女孩,说,14岁认识的人,以为可以是一辈子朋友。一辈子原来可以这么短暂。

    我不知道从今天过后,我会不会有什么改变,是依然顾不上和朋友联络,还是会在想起的时候给他们发个短信,提醒大家注意身体,适时锻炼,在接到家人电话时能够更有耐心。很难说一天之后,有什么变化会出现。我只是知道,有些事情的确不同了,那个人不会再出现在任何聚会的场合上,即使他前几天可能还和你说过话。我也知道,我应该必须更加爱自己的生活,好与不好的,喜欢与不喜欢的。如我爱你们,一直藏在心底,还未曾说出口。

    在那遥远的另外一个世界中,希望你永远留着14岁的笑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何必要挣扎 2009-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