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27

    无人驾驶 - [岑诺芹]

    早上同A聊天时,说起一项被我们忽略的事实,习惯对着小小窗口飞快敲打心扉的我们,不知不觉间竟忘记了说话的功能,就连输入的表情,通常也都口是心非,你在说那些「呵呵」「嗯」的时候,并没有即时配上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或是轻微的点头。所有的说话与心理得不到释放,变成文字展示出来的幻想,最后还是在心底默默地烂掉。

    这真是宅男窄女的灾难。所以我们当下决定,保证一周一次通话的频率,心事还是要说出来,才称得上赤诚。就算隔着无线电窃窃私语,也胜过付费给给心理医生,换取仅有的交谈。

    所以我有点明白为什么过去有那么一段时间,很盛行午夜的谈话节目,主持人低吟浅唱,声音温暖磁性,不断用他或她难得的人生经验去交换他人的心扉,感化世间的孤独。我曾经听到有人说正站在高楼的边缘,最后只想再听一下凭借声音便爱上的陌生人的说话,电波这一端拼命的开解,尽量拖延时间觅人解救,拖宕起伏,比广播剧还要精彩。当时的我只以为是恶作剧,如果真绝望到底,又何必留恋或是求助于一段素昧平生的缘分,现在终于知道,或许他只是寂寞,想有人陪他说说话,也不在乎透过电波,将编造的或是保存已久的秘密与更多同样寂寞的人共享。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电台热线这回事,除了前列腺及增高节目以外,恐怕都改为短信了吧。隐藏在数字号码后面,秘密变得廉价,却也更容易分享。可还是应该有那么些个节目,让所有得不到说话机会的人一吐为快,不然人人都去打登在小报角落的性感电话,钱都让那些成日衣衫不整吃盒饭的肥妹们给赚走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