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1

    我也很想他 - [左文思]

    同事那里有某图片日报社每天送来的免费报纸,今天为奥运火炬的传递路线做了一个跨版,我看到地图上被标记出来的一点,叫做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想起床头隔板上那张红色封套的硬碟,有一张D9格式的碟片以及原声CD,花絮中有关淑怡被抹去的片段,只是配音是粤语还是英语来着,没有听懂。走马灯一直在转,有人去看过瀑布,有人再不回来,就像我们患得患失的感情,离开后以为失去了全部,得到了,却又毫不为意。

    我曾经固执地在输入法中找那个「洩」字,因为封套是这样印着。像某种偏执狂,任何一个同音的别字,都不够代表一段感情的浓烈。就像我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在今天说些什么,只是看到那个地名时,突然很剧烈地,思念起他来。

    还是应当回去看看那些电影,可以找回来的感情,就不要逃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