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0

    身份的焦虑 - [岑诺芹]

    我真是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上完瑜伽课回家,一路都在想着,晚上只吃两只梨就好了。结果打开电脑看「大小爱吃」,实在忍不住吃晚了前一晚剩下的坚果和薯片,然后竟然意犹未尽,又新开一包薯片吃光为止,终于觉得肚子撑了起来。

    最近一直在看「悲观主义的花朵」,摘录一段廖一梅的警句如下,顺带讽刺一下自己——

    「克制是尊严和教养的表现,必须借助于人格的力量。那些下等人总是利用一切机会表达发泄他们的欲望,而软弱的人则总是屈从于欲望,它们都不懂得克制。」

    好吧,我就是一个软弱的下等人。好久没有读过这样一本从情节到文字都足够吸引人的小说,只是错别字略显多了些,尤其本身已经是再版,有点快让人无法饶恕,就跟无法原谅自己的不能克制一样。深刻的道理总是要很拗口。

    然后昨天和海豚 ( 听歌, KEN, 张亮颖BLOG, 视频, 图库 ) 说起理想的事情,我说我从前的两大愿望,一是成为一名电台午夜节目主持,二便是去边远山区支教。然后又补充,在那第二个愿望实现之前,我需要有很多很多的钱,足够照顾好自己,才可以去照顾更多的人。海豚同学说你不如先支援女明星们。我说好,那先成立一所女明星希望小学,管吃管住管看杂志,还可以请某奢侈品牌热爱的著名演艺明星客串陪客,跳机器人舞,配合「舞娘」的音乐……

    说这些,其实是想证明,我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多么软弱的人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