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5

    做蜜友的真想撒娇 - [蒋南孙]

    坐公交车去赴女明星的约会,突然收到旧日同学的短信,简单的几个字,我下周注册。电话打回去,对象还是原来那个男友,一年多时间,就想把关系变得更进一层。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处,一切都顺理成章,认识,见父母,拍婚纱,登记,办酒,旅行,造人。岁月经不起蹉跎,有时候紧凑些,反而觉得好过。不像我如今日复一日的生活,因为充满了雷同,才会时时感到厌倦。

    不知道是正太控太多,还是我人见人爱的好年纪只有那么几年,在我念书的时候,同学的家长比我同学还喜欢我。我一次次去同学们家里打扰聒噪,他们仍不厌其烦,直到大学的时候,我有时回家还在他们家借宿,进进出出,不当自己是外人。而现在,他们恋爱的恋爱,结婚的结婚,同学的交情渐渐变成每年的一顿饭,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或是互换其他人的八卦。偶尔的倾心长谈,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即时通讯工具上只有彼此还亮着,或者会聊一些话题,是不曾对其他人说过。我那要结婚的密友,也曾经抱怨过父母对这段关系的不满,今天我又小心翼翼提起,还好麻烦已全部清楚,只剩光明的结尾,以及操办这一切的琐碎和埋藏其间的甜。

    海豚 ( 听歌, KEN, 张亮颖BLOG, 视频, 图库 ) 在他加密的BLOG上说「很可能我会孤独终老,一个人了」——抱歉我们用了非常态的手段,逼他最终取消了密码——那天我一个人逛宜家的时候,我也想,如果以后,需要我一个人收拾出一间屋子来,一个人拼凑家具挑选壁纸,一点点把它打扮起来,然而是一个人。那最后,看着它终于有了家的模样,而我会不会一下坐在地板中央,放声嚎啕起来。

    我知道某些事情的结果是什么。只是我有时还是会害怕寂寞。所以我希望我那找到自己归宿的朋友,无论如何,捡定了,就要快快乐乐地走下去。即使从此不再有和好友半夜倾诉的机会,但想找一个人的时候永远有最正当的理由找到他,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