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7

    昨天 - [许开明]

    昨天。我发现我总是在写昨天的事情,可能是因为隔着廿四小时,思考才更为透彻。我去公司附近的一间泰餐厅要发票。这个事情还得追溯到一个礼拜前,某合作伙伴过来请我同事吃饭,我有幸作陪,然而同事挑选的这间餐厅竟刚开业不久,发票等设施一概不全,只好写了一张欠条,之后才能换取发票。然后昨天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才刚刚一点钟,木门牵动的铃铛叮一声巨响,吓了我一大跳,而空荡荡的餐厅也只坐了一桌服务员,表情比我还错愕,生涩的服务员仿佛极其艰难般挤出一些词句与我交流,了解来意后,接上发票机的电源,帮我输入发票要填写的抬头,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非常缓慢,还找来一个穿着店家准备的泰式服装满脸红点的女孩帮忙。这时又过来一个穿同样服装同样红脸的女孩,以一样生涩的语调低声说道,这里空气不好,我脸全过敏了。那第一个看上去仿佛是小主管的女孩问,那你什么意思呢。她只说,我不想干了。

    这个故事很无聊,肯定不能讨余秋雨老师的欢心,甚至可能连表述清楚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我只想说的是,常常我们都觉得捱生活不易,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时候,勇气和抉择只是一瞬间的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