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0

    图片欠奉 - [蒋南孙]

    下了一整天的雨,博芝把签名改为了「四月天,梅雨恹恹」,一直住的小区没有下水系统,到处都是积水,我中午买饭回来,一个小朋友撑着伞,穿着雨鞋,快乐地淌着水,而我则讨厌沾湿了鞋袜裤子,到哪里都要垫着脚尖。果然是长大了,那种自发的快乐怎样也学不回来,就算要装下正太,也显得如此有气无力。

    然后下午又顶着雨去坐公车,车站的垃圾箱旁,孤独地躺着一束花球,脏脏的,在雨水的浸泡下,显得格外冷清。我用相机里的过期胶卷拍下了它。应该过不了几个小时,就会有清洁工人来铲起它,投入垃圾车,从此再不见天日。而幸福原来也终会被遗弃,感情亦将过期。那些失去的,只好任其在阳光雨水下自行腐败,留在显影剂中的瞬间记忆,无非是我们对过去的一个美好憧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