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1

    一声叹息 都会苍老 - [蒋南孙]

    我已经习惯了在周一迟到。继上周晚一个钟到达办公室后,本周再次冲破心理的极限,在细雨中瑟瑟发抖,等了将近五十分钟。期间曾欣喜终于有时间看完「破事儿」小说的最后两个故事连同后记,然后因只有我一人等车唯恐班车原来已错过而惶惶不安,继而开始陷入惯常的焦虑,直至因为寒冷的侵袭,终于绝望甚至深恶痛绝,连同嘴里恶毒的诅咒。我多想不顾一切原路返回钻进温暖的被窝再补一个回笼觉。但就在情绪濒临崩溃的那一刻,那熟悉的臃肿而缓慢的车厢终于从远远的三环主路上一步一挪地驶了过来。我收好雨伞,上了车,竟然还开着冷风。于是我抽搐着脸,抱紧湿冷的书包,不安地睡了过去,就像一切仍不似真实。

    又及。因为不合常理的迟到,导致我上午异常忙乱,错过了惯常的时间,今天无可避免的便秘了。而且因为最近吃得辣火气又大的缘故,鼻子上起了一个大包,嘴巴上下长了一双溃疡,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装满毒素的包裹,随时有可能烂掉。

    ——这句话的文艺解读是,我及我的生活,都是多么混乱不堪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