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2

    秘密原件退回 - [蒋南孙]

    中学同学,同级不同班,当时只是知道姓名,却未曾有过联系。直到工作几年后,他也来到我这间公司的地方办事处上班,藉由共同认识某君的缘故,一同吃饭交换电话,虽然只有年终才会来总部开会见上一面,但他也算是我所有同事中,最亲近的一个。尽管我们之间甚少的交谈,只是关于工作,偶尔的抱怨,抑或小小的不满。

    终于今天他跟我说,已经联系好下家,将结束这份工作。原本以为可以做足三年,没想到一年多的时间就要离开。我算得上第一个知道这秘密的同事。不知道是该深感荣幸,还是心有戚戚然。

    因为我那内心的潜台词是,原本我只以为是过渡,没想到却留了三年,直到自己都感到厌烦,直到发现已经没有再多的勇气与能力,去尝试一些新的转变,只能浑浑噩噩地,像没头苍蝇般,困在四壁光滑坚硬的囚室,原地打转。

    今天看完了「悲观主义的花朵」。我把它推荐给每一个人,因为我觉得它说的,就是我想的模样——甚至错别字的输入都完全雷同,爱恋总是在纵容中得到升华。快到结尾的时候有一句话,「你永远无法反抗时间」,还有一段,「其实我们能向生命祈求的只有好运,没有公平,没有意义,没有解释,没有响应……」。我小时候曾拥有过阅读的天赋,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但愚钝总是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悄然滋生,我不得不反复重复每一段的句子,才能把它们留在脑海片刻,然后转瞬即逝。于是我连看书也会有牵强的焦虑和不安。为防止忘记,我把这些话语摘录到这里,随时提醒自己,在时间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的时候,在好运就快要耗尽的时候,应当容许一次离开。

    只是我那些秘密,又要说给谁听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别荡失太早 2008-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