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9

    爱再浓也不及一朵蔷薇 - [朱锁锁]

    昨晚看「samantha who」到夜半,有一集的片头,一个壮硕性感的黑人快递员送过来一大束红玫瑰,热烈张扬的玫瑰,包裹在牛皮纸里,在办公区上方传递着,突然就感动起来。

    如果记忆可以选择,那么你想要抹去哪一段,又想保留哪一截。可惜在我们惟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选择。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说,她还记得和我一起坐飞机时,我会帮她收好机票证件登机牌,井井有条错落有致。而她发给我江南水乡的一个古香古色的酒店,我又找不到人陪我一起住时,我这才明白,可能再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彼此满足对方心中最底层的欲望了。

    那个失去记忆的可爱女孩,想起从未对她过去的男友说一句爱,于是站在公寓楼下大喊,只为补一句迟到许久的表白。生活悲哀得总是身不由己。还好它又发明了道歉。所以亲爱的,我郑重地向你说一声对不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我坐在一起,心跳相隔不到一米的距离,而我却用拇指和电波跟别人谈情说爱。不是不够相爱,只是那时的我以为,这样的日子在将来只会是惯性。但就在昨天,当我为一段虚构的旅行感到绝望的时候,我终于为我年轻时的浮躁与毫不足惜,深深地后悔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