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05

    时间的俘虏 - [蒋南孙]

    shoes

    几场雨过后,夏天就来了。小长假的第二天把拍完的第二卷送去店里冲洗,次日又顶着淅沥的雨点取了回来。风太大,刮掉了头上的帽子,我从冲印店出来的时候,雨水已经渐渐连成了细线,于是撑开了伞,再坐公车往回赶。

    夜晚总是很难抓住静态的一瞬间,色相反映在过期的胶卷上,渲染成鲜艳的色彩,好多张都像给蒙上了一层血般的红,不知道是因为原本的背景,还是原料变质的缘故,有点超出期望的好看。

    张爱玲说,「他们只静静地躺在我的血液里,等我死的时候再死一次」。这是「对照记」中我最喜欢的一句,将一切感情事抹散得云淡风轻,只留一句,却是刻骨铭心的深刻。最近女明星的聚会跟随季节变化而高潮荡漾,CFO及首席摄影莫文薇却因工作的原因要离开这座城市一阵,引得大家纷纷在博客上长吁短叹。我还是那句话,有集体的感觉真好。而这青春的色彩,注定应当如血浓烈并炽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