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0

    即使所有玛莉只得一个如梦露 - [左文思]

    我总怀疑健身房和服装店的镜子都是特殊定制,不然为什么每次盯着镜中影像是,总觉得自己仿佛缩小了一圈,为那成绩而沾沾自喜,然而一回到家依然是同样那具臃肿不堪的躯体,只得乖乖回去,重复那些折腾周身各块肌肉的运动。

    今日过得实在健康得想要炫耀。早中晚餐的食谱分别是橙汁,黑咖啡加蘑菇三明治,蔬菜沙拉。下午晒着太阳读了小半本书,晚上才醒悟过来中午吞下去的碳水化合物所占比例太重,于是又恢复停滞已久的健身计划。有一段路程需经过商场的面包铺,正是张爱玲笔下「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空而来」,亦舒写「流金岁月」时,也说,「每到下午三点,新鲜面包出炉,香闻十里」,然而我只能像「samantha who?」中的那两姐妹,拼命嗅那香味,却又不敢流连,生怕意志不坚定,苦心安排的节食计划又要落空。

    我爱「samantha who?」纯粹是因为女主角的前男友,从相貌到身材到职业都性感得一塌糊涂,现实生活中不敢寄望拥有的,还好有肥皂剧的桥段填充幻想的留白。很多意外都是无心插柳,像有人只喜欢GG中的英俊父亲,而我偏爱BAS那位只在几场戏中露面的牧师,尽管婚都求了,我仍旧希望他还能回来,既然作为重要亲戚,哪怕自己展开一条无关痛痒的支线,反正这个家庭已经足够混乱了,也不在乎再多那只满足我这特殊嗜好的轻微一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