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3

    寒流来何以你先拥抱他 - [蒋南孙]

    是背后的女同事先叫了一声,是不是地震了,我只觉得头晕,果然椅子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时间很长,一墙之隔的会议室百叶窗不停晃动,有人说南京成都也地震了,一时不知道是什么状况,跟大伙下楼,有重庆的同学来电话,因为那别出心裁的室外会议,没有接,回短信,怎么也发不出去,当时也没有多想。

    那冗长乏味的部门讨论终于结束之后,已经一个多小时了,甚至天还下起雨来,后半部分不得不进到园区的一个玻璃大棚。回到办公室看新闻,震中竟然在四川,严重情况远远超过心理承受极限,连忙抓起电话往家里打,打不通又换朋友的,好在有同学在网上留了只言片语,大概知道家那边的情况不是太严重,可得不到讯息依旧令人坐立难安。后来总算有一个重庆的短信过来,只回过去一条,却又断了联系。手机来回重播,第一个拨通的电话是joy同学的,正好和tc在一起,知道成都还好后,又狂打家里的手机座机,直到下班后,爸爸电话才拨通,心上悬着的石头落了地,后来又陆续拨通两个同学的电话,唏嘘一阵,却又中途断掉了。

    又给在深圳一直打不通电话的弟弟报了个平安。到家后一边看新闻,一边打家里的座机,两个多小时后才接通,妈妈说当时她在午睡,爸爸还组织学生疏散来着,重庆有个地方的学校也塌了,想想真是后怕。收到的消息愈来愈严峻,tc说已经做好奋战72小时的准备,然后之前联系不上的小三也上了线,原本以为逃不出来了,第二天小米也说,一直荡来荡去,心有余悸久久难平。

    直到今晚s还伤感不已,恐惧太让人绝望,生命实在太过渺小无助。大家都说及时行乐,无奈何能让人记住的,通常只有后悔。晚上又给妈妈电话问了下今天的情况,基本稳定下来,学校也复课,只是有些墙壁有了微小的裂痕,她反而安慰我。挂上电话看「brothers and sisters」这季最后一集,终于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倾城 2009-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