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7

    无题 - [蒋南孙]

    我第一次意识到死亡的可怖,还是小学的时候,一个人盯着小小电视发出的荧光闪闪,莫名地想到,如果没有了生命,没有了意识,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恐惧像潮水一样顷刻涌上心头。后来我跑到我妈妈的房间,只是看着她在日光灯下工作的样子,没有说一句话,但却找到了平静。

    这些天来的新闻总是不断地在触动心中最软那处。远隔千里之外,但只是那两分钟的震动,已经让人远远看见死亡的身影,残酷而无情。灾难在纠正了我们习以为常的想法,改变我们自然而然的态度。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小女孩问去探望她的志愿者,她什么时候才能上学,突然又想起我那曾经想要支教的梦想,微弱的,在世俗中被逐渐消磨的理想。或许我永远也做不到少年时以为的那么崇高,但现在能做的,只是尽自己所能,帮助那些陷入苦难和绝望的人们,早点恢复原本应该的美好生活。

    无论是你能拿出来的钱或物,甚至只是一句问候,都是能够点亮一颗心的温暖。也谢谢这周以来所有关心过我及我家人的朋友们,他们在第二天便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我每天听到他们声音的时候,都觉得能够好好活着,已经是上天赐予我们最大的幸福。然而在这样的时间,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我们这些还能够自由享受呼吸的人去做,一些对的事情,一些从前可能被我们忽略的事情。关怀,帮助,还好我们没有完全淡忘它们。所以最后还是要插播一条广告,你可以通过目前所有媒体途径都能找到的正规捐助途径帮助那些正需要帮助的人,以及这里简单的一步,动动你的拇指,那个仍想上学的说不定已经成为孤儿的孩子,便可以早点回到能全身心拥抱她的集体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