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3

    鸳鸯姓金不姓崔 - [蒋南孙]

    人可以有多衰呢。举个例子吧,早晨出门的时候已经发现有雨点落在身上,不过尚且细微,等走到班车站的时候却渐渐大了起来,没有带雨伞的我只好躲在树下,看着看着书,恍然发现水珠毫不留情地滴了上来,在书页的中央肆意皱成一团。然而车始终不来。瑟瑟发抖半个多小时候之后,在绝望开始因为冷而蔓延至周身时,我才终于如愿地,上车沉沉睡了过去。

    睁开眼时班车一步一挪就要到达公司,但俨然已迟到小半个钟头,雨也愈下愈大,只穿一件短袖的我冒着一早连成柱的雨水跑完了最后一段路,等坐到椅子上时,这才感觉全身发冷, 也打起喷嚏来。

    然后是眼皮跳。然后是接到电话被无情地通知周四的活动一早约好的嘉宾无法出席。然后给能找到的人都打了一圈电话,依然没有合适的人选。然后我下班,在班车上差点睡过头,整个一天的结束依旧与水相关,我把买回来的好炖一半的汤泼在了床单和地板上,昨天刚刚擦过的地板。那一刻,我真的有点歇斯底里的不如就这么放弃的冲动。

    下午在帮主编出一套有关「红楼梦」的题目,自己还觉得蛮不轻松的,结果给人试答,全可以轻易接近满分,甚至还能准确地指出我题目中的漏洞。果真配不起文艺青年了,就算做作地用多少龃龉趔趄觊觎也都不可能了。连忙又请传说中读过上百遍的的美女作家牛明昱小姐帮我加上几道题目,其中有一道鸳鸯的姓氏,果然我是答不出来,出处在于「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原来人贱命薄,连姓都不会被人记住,就像有多少人会记得袭人其实叫珍珠呢,小人物想要上位只得不择手段。但到头来金鸳鸯还得是要殉主,花袭人也不过需改嫁,多强硬的靠山,也抵不过命运的悲凉无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