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7

    无题 - [蒋南孙]

    十月初的时候去了趟泰国中部小镇,北部泰国湾的海水比印度洋浑浊,夜晚走过,浪打着礁石,反反复复,其实就应该是想象中的模样,住在看得见海的小房子,看看书,或含糊地睡着觉,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但事实是白天都在赶路,骑大象,看皇宫,人很难做到真真正正原地停止,总觉得回程的航班一直在赶,还不如在家时昏天暗地看一日剧集或是不知羞耻地持续玩无聊游戏,更有时空停滞的满足感。只有刚去的头一天,骑着自行车沿着滨海小公路折返了个把钟头,偶尔有叮叮当当响着的雪糕车经过,寂寥的海岸线,很像北野武电影的场景,那才是想象中的旅行。

    原本还想去附近的一个国家公园,后来因为预算体力等问题,最终仍旧作罢。在这个年纪人开始过得越来越随性,记得上学那时常常把一些淡泊明志的话语挂在嘴边,其实那才是真正在乎。反而现在都变得无所谓,只要我知道,明天自己可能就不再关心今天的情绪的话。然而有些东西还是想要把它们的重量变得更沉一点,那些和内心世界真正相关的。回来北京后,一切依旧,凛冽残风,燥郁的写字楼,撕裂的温度,我只想按照原计划的那样,无欲无求地,写完那本小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