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6

    梳头记 - [左文思]

    我有时候会想,日子这么一天天过,还未到达自己希望的那样,便已经老了,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刚好主编在BLOG上说,「我也25了,真可怕」,我也跟着小感慨了一下,忙忙碌碌一天,到最后只觉得看不到尽头与结果,霎时眼眶都润湿起来。

    豆瓣上小组太多,我一般喜欢那些人少的,不嘈杂,其中一个是周耀辉。最近的热点是关于他二十年前的一本小书「梳头记」。那时还没有网络博客,廿六岁的他写一些类似日记的文章,收成一本小册子,印得很少,连自己都没有留下一本。结果有上海人珍藏过这难得的印刷品,并按照当年的板式制作了简体版,完全手工,又有公司将它重排,请林二汶配画,放到网上卖给喜欢他的人,五十块钱,我们二十年前的青春。

    他为这本二十年后重印的小册子写了一段简短的跋——

    「我们喜欢怀旧,过去的,回想起来,总是比较美好。我知道这种想法相当愚笨,却也聪明,反正就是自保的方法,说服自己日子没有白过。20年后,再看当年写的,也想过改之删之补之甚至弃之,毕竟可惜,只好承认,旧,还是要怀的,像鬼胎,切勿太相信。谢谢所有看到这篇文字的人。」

    小组里有收录他的歌词全集,这个写过「你是牛郎,我不愿做织女」的男人,明天下午会在清华举办一个小型的讲座。我一定要去看从阿姆斯特丹飞过来的他。学他那样,直面我们的年轻与衰老,现实与理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