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13

    北京之夏 - [朱锁锁]

    热在北京通常都分做两种,一是纯粹的炎热,太阳仿佛要将人融化,二便是闷热,汗水积压在毛孔,浑身上下都裹着一层粘稠的味道。通常我更情愿是前者,比起那吞吞吐吐的犹豫不决,我宁可天气如做人,还是直接简单的好。

    但你是没有办法选择天气的,就象你没有办法改变这座城市一样。在风头浪尖的时候去看大热的「赤壁」,阳光穿透商场的玻璃穹顶晒在排队的长长人龙上,忍受着龟般向前挪动的速度,心情早已给挑逗得烦躁难挡,而影院内冷气又实在太凉,简直叫人忽略掉剧情的存在,只想起唇亡齿寒那四个字,像剧中的两位土匪领导。等到晚上从锣鼓巷出来,凉风习习,沿街站的不是风月场合的男男女女,却是打车的老老少少,外国人中国人勾肩搭背,一幅世界人民大团结的模样。我几乎快走出一里地,好容易挥手拦下一辆对面过来的空驶出租车,却总在它调头回转的时候给身后陌生人抢先一步,气得人总想走向前抽他两巴掌……这样的场景总叫人对这城市心生厌恶,塞满各色各样人种,偏又大多碌碌得心有不甘自命不凡,就像我,或者是呆太久了,活在这里的人也和它的天气一样,拿不定注意到底要选择哪一种,只好反复无常。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