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4

    排球小将 - [许开明]

    去看现代舞团的演出,台上结实饱满的舞者把身体扭曲成各种形状,以映照内心的态度,我却想起了小s在节目上问云门二的表演者,「你们的筋这么软,在床上会不会做出许多别人达不到的姿势」。

    奥运赛程划去近一半,原本钟爱的跳水选手身材依旧,只是容颜较前数届都略为欠奉,体操如果不嫌上肢太过粗壮,还是能找到若干张叫人一看便心情好转的面孔。然而真给人惊喜的却是排球,从来没有像本次比赛这样,可以在同一画面中找到如此多赏心悦目的肉体,无论是比例还是线条,都是如此恰到好处的完美,还有白而紧实的臂膀,汗水沿着紧身上衣划过的片刻,很难不叫人血脉贲张,更别提看这些阳刚威猛的小伙儿们双手合拢从地上垫起彩色的皮球,或是轻轻将它推到高处,甚至得分后围拢抱成一团,以及绕圈跑动,肌肤的碰撞,所有不经意间流动出的娘味,恍惚间汇总为一种错觉,这潮湿闷热的日子,竟成了心潮春风肆意荡漾的年月。

    运动员与舞者同样是幻想的最佳对象。职业固然有神秘的空间,筋软更是值得称道的优点。评论大赞菲尔普斯的小肌肉群,其实那夸张的比例,还比不上34岁仍不见赘肉的萨乌丁的匀称。连中国游泳队都想把自己越包越严实,恨不得从头至脚只有脸部有些微裸露的皮肤。哪里有跳水运动员大方,只用一小块布条包住要害,从池底猛然窜出,继而在莲蓬头下冲刷身体,总是最大限度地满足观众咄咄逼人的目光。除了人人有份的秀色可餐,还有池底的春光外露,再紧的小裤裤也有一不小心滑落的时候,只恨选手都太有经验,冲出水面时,又是一派风平浪静。

    惟一需要批评的只有沙滩排球。立秋之后,秋热势同老虎,何况是在中国最热的城市之一偌大首都。而选手竟还敢把自己包得如此严实,要是观众也有发言权制定规则,我一定要出头号召除去上装,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相信七大洲中怀有此鬼胎的,绝不占少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