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1

    开学日 - [蒋南孙]

    我以前也是不喜欢九月的第一天的,因为面临开学,而从小就有拖延症的我从来都要把作业留到最后一两天,实在无法再拖,才逼着乖乖坐在桌子前完成。念小学的时候最可怖,有时候第二天就要报名注册交作业了,我还有一大半练习册没有完成,于是守着昏黄的台灯写到深夜。我妈一般都会守着我,顺便说上我两句,可能是寒假总算有过节的气氛不好意思催我骂我,所以暑假我收获的教训总会比冬天要多。

    其实现在回头看过去的事情,总是有五味杂陈的感觉。算算看那时候留下的作业能有多少啊,就算一整本习题册,实际一两天的功夫也就能够轻松完成。不过我记得最难应付的是日记,因为并没有按照实际的生活状况记下当天发生的轶事——其实暑假天天呆在家里看看书看看电视,不然就是和小朋友打打闹闹趁大人睡午觉时偷偷摸摸溜出去游个泳,能有多少心得体会。但还是得编,譬如今天家门口经过了一个奇装异服的人,或者是来了一位很久没见的亲戚,都可以凑合放到流水账之中,但如果是在最后两三天赶着写完的日记,通常都是抄抄作文书,把主角换成自己,而我妈也只得默许我的拖拖拉拉,宁可我作弊也不能交不出作业。

    上次女明星秉烛夜谈时还说,小时候那些事儿,有多少是能瞒过大人的呢。一两天功夫赶出来一个假期的日记,但凡认真读上一遍,不是看不出端倪。但我想每个班几十名学生,每个学生好几大本作业,而开学也往往是休息了一个月后老师最忙碌和心烦的时刻,很难认真去查阅这个暑期功课的完成情况。所谓留下的那些习题,不过是让人记得,就算是放假,也不能无所事事,总得有点东西牵挂着。

    那时候天大的牵挂,今天不过是些微破事儿。但也是那个时候,能在牵挂中过一个快活得没心没肺的假期,今天却永远不复再得。工作后遇到开学,首先是皱眉头堵车季又将开始,今年还好,限行还在继续,道路也尚且畅通。空气能见度好得让人不禁有些诚惶诚恐,早起看一条新闻,说是家住通州梨园的某居民欣喜地发现自己家能望见西山。其实成年后我们的要求也并没有上升到哪里去,有时候也同样渺小卑微。而我真正想说的是,如果把今天当作是新一个轮回的开始,那还是希望在又一个学期当中,可以适度改掉拖延懒惰的毛病,偶尔有些小心愿,也能够在被满足之后收获与廿年前同样的欣喜。而最后,还要祝一位昨天过生日及另一位今天过生日的女明星生日快乐。新学年开始,排名又将重新洗牌,我们都有机会好好学好好过好好快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