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4

    后记 - [蒋南孙]

    那天顺便问了一下X同学他们公司协议酒店的价格问题,结果他却说,「我告诉过你我老婆怀孕了吗?」虽然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同学身份转变的状况,但还是有点吓到。我只好反问,「计划还是意外」。

    大学有三年时间X同学分配到我上铺,虽然这三年期间我有一年搬到了别的宿舍,还有一年搬到校外,在那间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少美好回忆的宿舍里,作为爱好清洁皮肤白皙模样斯文的上海人的X同学,是仅有的能和我一起逛街订盒饭玩通宵游戏的人了。我们的对话也很搞笑,有时候突然来一句,「要不要吃麦当劳」,于是走三四站地吃完一顿饭再走回来,有他在,我们俩人也能轻易干掉一个全家桶,我第一次逛珠宝店也是和他一起,经不住店员的殷勤,还是学生的他给当时的女朋友买了一条钻石项链。

    其实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有点弄不清楚「当时的女朋友」 是谁了。印象最深的是他在网吧结识的一个西部某省的一个女生,他俩曾经创下在网吧住上一个多月的记录,但她似乎又不是项链的主人,当时我们已经念大四,他们的关系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而他又在网上认识了另一个上海女孩子,项链似乎便是给这位相隔甚远的情人的生日礼物。而这些都无关紧要,反正他后来娶的老婆,也不是我所知道的这两位中的任何一位。

    所以记忆和感情一样,其实都不是那么可靠的事情。印象中还有一个碎片是我们宿舍有个男生洗完衣服从来不拧干,直接挂着水柱湿漉漉地晾在横穿宿舍过道的那根铁丝上,当然是我住那一头,顷刻之间,我床底便淹没成一片小海洋。次次如此,搞得我非常火大,但我又不是那种会跟人当面吵架的人,只好一直记恨在心底。有次X同学见我生气,拍拍我肩,拿把笤帚把水扫了一扫。我想我对上海人的好感,应当便是这个时候养成的。

    如果以后有孩子,千万要教给他集体生活中的生存之道,不管是自慰还是自卫。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专业或是学校,但你却很难选择和你一起念这个专业或是学校的人。

    所以我们都希望小孩子能够茁壮地成长,并尽可能多地得到爱,从一开始,到他学会爱人,尽管他的出生可能只是一场意外。我们也要学着面临自己身份的转变,随着时间与年龄的苍老。我们还得学着应付周遭的变化,像有次TC同学说的,去习惯同学当中的若干「第一位」,第一位结婚,第一位要小孩,第一位离婚,第一位再婚,第一位要第二个小孩……然后,在这一切当中,处变不惊地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