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19

    一碗热汤的关怀 - [朱锁锁]

    那天大抵是看了那几集「kitchen confidential」的缘故,突然很想吃做作的西餐,于是在节日的名义下准备犒赏自己一回,走到了fauchon门口,看到里头快餐店式的桌椅,以及冷清到空无一人的场景,还有两个守在门口吉祥物似的服务员,终于还是打了退堂鼓。又决定再坐一站地铁改吃牛排,却经不住诱惑要了一个套餐,沙拉刚吃一大半,发现自己已经饱了,至于后来上的那块肉,完全是当作续命的药物一样咽下去的。

    我相信食物中有种鼓舞人心的力量,不然为什么每次感觉乏力时,只有它能给人最快到达的慰藉。「kitchen confidential」里有一集,说的是主厨上学时期的老师找到了他这个被认为是最有天分的学生,要他用食物谋杀自己。死在欲望的满足之中,可能是许多人都期盼的最终结局,但学生最后还是忤逆了一次,不愿意让个人挚爱终身的事业反过来令自己成为刽子手。老师愤愤地责骂他,「你竟然只放了两匙黄油!」他则用一盘子青菜作为回敬。这个小插曲的结局是寻死心切的老头在饭店门口买了一个三明治,幸福地死于胆固醇,学生也捍卫了自己的职业操守,每个人都各得其所。

    早上看同学的婚礼现场照,硬生生切去了新郎部分,只得她一人美美站在现场。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什么承诺啊感情啊都是不重要的事情,说到底还是要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尽可能在有生之年,顺从更多心头的欲望。于是我很想将那封酝酿得快要开出一朵花来的辞职信发出去,然后收拾好所有细软,假装波西米亚地在流浪。至于结局是什么,我还没有预计好,或许有没有它本身也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紧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