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8

    冷热之间 - [周从心]

    Tag:艳阳天

    去上海之前惹上了感冒,连着吞药丸的后果是一整天都昏昏欲睡,飞机还未滑行至跑道眼皮已没法抬起,中间被空姐叫起来喝了杯橙汁吃了顿早饭,然后再勉强睁开眼时俨然已安稳降落,出租车上在睡,进酒店房间后又睡,聊天时在打盹,吃饭间隙也间或小憩片刻,更别提在KTV,软绵绵的情歌正好陪着入眠。从来没有如此困。

    还有叫人无所适从的气温,别人都还在夏装,我却先批上了外套。冷与热之间,穿与脱之间,只得反反复复。

    那几日江南始终笼罩在灰蒙蒙的云下,空气中似乎聚集了深沉的水份,只是滴不下来,转瞬又被日光冲破了阴霾障碍。只有最后一天,在夫子庙外面的商业街,突然淅淅沥沥下起雨。临时从小贩那里买了一把撑开便划破一道小口子的伞,看连绵的雨柱落入秦淮河,轻轻泛起涟漪。那一刻我应该想起点什么?是八年前我曾经非常意气用事地把志愿上三分之二的学校全勾在了这座城市最后却未能如愿,是你在大学期间用纤细的钢笔字给我写的那些长信,是某年新年受到那张明信片上面写着「江南亦雪」让我记到现在,是我们曾经的梦想后来的抱怨如今的看淡与互相思念,还是些别的什么。那一刻我什么都没想起,我甚至不记得这是我这趟旅行的最后一站明天就要搭上归去的航班。我站在秦淮河边,呼吸着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是否和你曾经驻足在同一地点,嗓子发炎让我呼吸有些沉重不堪,而桂花缠绵依旧。

    分享到:

    评论

  • 皮肤敏感,在这个敏感的季节,难受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