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08

    不散 - [蒋南孙]

    连着喝了三天的酒,夜夜爬十四楼回家,只有第一天是不存在意识的,直到第二天晚起打车上班,在反刍般的打嗝中回想起昨夜灌下去的酒的种类,记忆被摔成碎片,渐渐捡起一些,布满阴湿的绣。

    不过应该是快乐的吧,在每一次扬杯干掉的刹那,已经不用去理会划过喉咙的液体究竟是什么。在被拥簇着过完又一岁生日,即使年轻的资本被一年的时光磨去了少许,但那个时候并不会觉得寂寞,哪怕最开心的拆礼物的环节,硬是被拖到廿四小时之后。

    所以实在是要谢谢你们。我一直羡慕蒋南孙与朱锁锁的友情。没有地老天荒这回事,但有些东西却是可以珍藏恒久。摩天轮旋转起伏,却没有尽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