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1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 [周从心]

    Tag:艳阳天

    周末跟着一群人老大不情愿去了郊区的一个度假村,看着墙上剥落的石灰块,洗手间经久岁月冲刷的马桶与浴缸, 恐惧症发作的我只得一晚和衣而睡。不过惟一让人感到舒服的是格外瓦蓝的天空,第二天上午,整片整片的蓝色没有一朵云的痕迹。偶尔有飞机在上空拉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又渐渐地淡掉,消失,把过往的经历抹煞得一干二净。有云的时候也是淡淡的,随性点缀在天边。那个晚上,几个人从老气的娱乐康体中心出来,凌晨一点,夜有微微的寒意,我仰头看见一大把星星,没有夏天时星罗密布于银河的两侧,也没有偶然在城里见到的一颗两颗的孤独点缀,它们有序地,零散地,自由地,分布在暗亮的夜空。像它们与生俱来那样。我始终无法把他们和从小在天文地理课上用线条连接起来的星座图们重叠在一起,但我想起我上一次认真地看它们,是在泸沽湖的第一夜,几个人穿着带过去的最厚的外套,在高原的冷夜中瑟瑟发抖着看西南雾蒙蒙的天色下看不到的星星。它们并没有因为海拔的高度而变得近,它们也没有因为故意要做出遥不可及的样子而假装特别远。它们一直是有序的,自由的,像它们与生俱来那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