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5

    冷热之间 - [左文思]

    12月香港版的marie claire封面是周慧敏小姐,小小的黑体字印着「与倪震天台过圣诞」,为了应景,只是一段陈年旧事,而非当下的计划。已来不及加一段编者注,倒是维基百科的倪震词条解释得够清楚,「2008年12月7日凌晨倪震被香港《东方新地》杂志记者摄得在中环兰桂芳夜店热吻一名年轻女子后,同月11日傍晚与周慧敏宣布分手,并双双以文稿发表联合声明。」链接到vivian的官方网页。

    礼拜一的早晨总是凶猛流言的最佳滋生环境,然而叫人始料未及的仓皇,却是迅速被证实后所遭遇的无情破灭。我其实并不爱写工作上的事情,倒不是惧怕觊觎,只是我会固执地以为这些发泄些许小情小感的时间,都应当是属于朝九晚六之外的。可是今天,当我想起四年多前我走进建国门的那件向阳的办公室,结结巴巴地叙述着我对这个行业的浅薄认识,看到两份简历间的捉摸不定,我其实知道,我是幸运的。

    让人沮丧的恐怕是在所有人都做了选择之后,而我依旧彷徨在原地,这才是内心深处那最不敢触及的恐惧。或者这便是我想要的决定,那将是更加悲哀的现实。无论如何,这一页翻了过去,一切只会照旧,臆想中的变化与不变,都只能静静地等着它们的来临。这一天的尾巴上,我关上电脑显示器下楼要了一杯最近迷上的黑樱桃摩卡,再次抽到买一赠一的礼券,不过当滚烫液体穿过冰冷奶油滑进食道时,我却感到有那么一丝小小的异样,再吞一大口,终于明白,只有牛奶与奶油混在一起的味觉,而那些迷人的浓缩咖啡黑樱桃糖浆黑巧克力,通通都不见了踪影。我已经懒得回去再跟心不在焉的店员小姐理论,只是捧着这么一大杯飘着一朵小小奶油的八喜牛奶,走在有风的夜中,我知道得与失,无非都是这花花世界里,我们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恐惧症 201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