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8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 [周从心]

    Tag:艳阳天

    前两年我都分别去过一趟成都,第一回是跟着小米同学发起的自助组团游去泸沽湖晒了一个红鼻子回来,第二次纯粹是吃吃喝喝,一个人跑到宽巷子杜甫草堂转了半天。但两回下来,仿佛已成为了一种习惯,以至于今年我总是时不时看看往返机票的价钱,一旦发现折扣处于心理预期再往下一点,总是念叨着要再去一次。

    最近在看两本关于旅行的书,一本是一个台湾人从丽江骑自行车到了拉萨,回来以后决定要放弃在读的法律专业,向文学家的方向前进。本来是个很好的事情,但是台湾人都太容易认真了,文学家就一定要有个文学家的样子,字字句句斟酌筛选出来得到的珠玑,我竟隔三差五便遇到一两个生字,虽不至晦涩,却叫人总有些坐立难安。看了几章之后只好放下,开始捡起苗老师的「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周末去书店听了半截半见面会半讲座的宣传,苗老师说,文章中有外国人名是件让读者困惑的事情,经过严格控制后,他的书中平均每页会出现两个外国人名。但阻碍我的并非那些长串长串的个人称谓——只要在心里用ABCD分别代替就可以了——反而是那些用毫无交集的单字组成的地名,没有地图或是图片的指引,总觉得过于抽象。于是我又有点后悔,作者本人事先已经警告所有文章在博客上其实都看得到,随便浏览几屏网页总比读一本二十块买回来密密麻麻满是文字两百页的图书轻松多了。

    不过文学青年还是要比试图做文学家有意思得多。苗老师的书中接连出现了两篇卡瓦菲斯的诗,其中有篇是「城市」,看过只觉得似曾相识,后来半天才想起之前赋格也在一篇游记中提到了这首诗,是他自己翻译的版本,豆瓣中有人觉得译得比正式出版物强出不少。还有首是「伊萨卡岛」,和卡瓦菲斯一样都不是搜狗拼音默认的词库词汇。我喜欢其中那一句,「但愿你的道路漫长」。或许它不仅指示着人在途中,也寓意着期望。即使没有同伴没有计划,你也可以安慰自己说,总有些什么,应该就等在前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