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2

    - [蒋南孙]

    高中时候的女同学,兜兜转转之后还是和十多年前认识的男同学在了一起,消息虽非一手,但是当事人亲口告诉我决定即将注册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几多唏嘘。有时候熟悉也可以成为选择一个人的理由,自得却是对自己最好的方式。

    起床后把电视拨到了中文台,特辑中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介绍孟京辉十年的经典剧目「恋爱的犀牛」。去年在小剧场看到最新的版本,之前已经由廖小姐出版的剧本中接受过那磅礴壮丽的排比句的轰炸,新一代的演员并不能把声音控制到收放自若,方圆空间以内,若是感情满溢音调高上几许分贝,便有些含混不清。印象最深的不是落幕前满舞台的水,像一潭深不可测的感情,也不是人工制造的大雨淋落在男主角的身体上,白衬衫紧贴着肌肤,勾勒出略为过头的壮硕身材。却是那角落的铁架床突然变成了跑步机,马路和明明在上面走啊走,他勾着弯弯的手指想要达到她,但是忽快忽慢,他到底还是没有赶上,灯光把影子投射到墙上,放大成胸腔中被那几根肋骨桎梏着的所有阴暗与秘密。他终于摔了下来。

    我在想我们都会想要抓住一些事情,我也庆幸我们中的某些终于抓住了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