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1

    - [蒋南孙]

    如果我曾经相信过童话般的爱情,那么那是最能带给人安慰的实证,只是结局的仓皇,竟然叫人听的如此不忍。

    这两天在看陈升的「风中的费洛蒙」,里面有一章叫「晚场电影」,说一个陷在电影结局里走不出来的男孩子,总是纠结于没有交代清楚去向的影片,反反复复看上很多遍,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也猜不透那个走向悠长铁轨的女子,究竟要走向命运的哪边。他想知道会不会还隐藏着一个真正的结尾,明明白白告诉坐在大屏幕前方的每一个观众,她最后怎么了,他又怎么了。但是没有人知道结果,就连出现在字幕中的一干人名也中也没人知道。而他也不明白,有时候没有结局却是最好的礼物,像所有的童话都只是戛然而止,不曾有过结局。

    所以我祝福我所有愿意用一纸证明去维护一段关系的朋友们。但愿童话美满,岁月流长,结局永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