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6

    迷失 - [蒋南孙]

    天气预报总有失误的时候,难得被人提醒带一次伞,结果连着两日都是阳光大好。尽管卷着莫名的风,但即使没穿外套走出写字楼透透气,没什么沙尘的空气已经叫人感到欣慰。那些赶不出来的工,似乎都一同跟着春天的到来变得无足轻重了。

    只是同密闭的空调屋一样,办公室的流言依然如暗流般涌动,沉寂的外在或许预示了风暴的来临,我是多么天真地想,可以放一个小小的假期,等回来之后,哪怕一切物是人非,只要能够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就好。

    在旺角找到了一年多前去过的那间二楼书店,小说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嫌繁体竖排的长篇看得太辛苦,于是捡了刘以鬯的一个短篇集,又找到了彭浩翔的一本没有的册子,最终回来时,始终把目光停在了亦舒上。我总觉得我应当买本她的什么,仿佛那些文字中的小情小爱,便是这座城市的一切。然而最后我只是挑了一本皇冠出版社的张爱玲的「秧歌」,如仪式般的纪念。不过后来再回想起,我到底还是应当选一本收有「倾城之恋」的。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错过了的,看不透的,算不出的,想不到的,就这么不问也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