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9

    关系已不再 - [朱锁锁]

    三月其实已经算不上冬天,惊蛰都过了,但房间的暖气仍在苟延残喘,空气中也有几分乍暖还寒的味道。连着几周公司附近都有都有火情发生,救火车呼啸而过,原本平静的工位顿时嘈杂起来,纷纷涌到窗口看远处腾腾冒起的黑烟。

    周末几个大学同学吃饭,距离并非因为天南海北拉下的空间,却是来自行业的变异,隔阂早在当初做下决定的那一刻出现。话题无非亦是某班的谁谁出了国,谁谁又成了亲,我只笑笑沉默不言。然后今天,旧日好友的老婆在网上嚷嚷着要去看她的空间,才发现原来小孩都已百天,粉嘟嘟的小脸蛋煞是可爱。其实电话从没有换过,只是记不起要联络,又或者是少了沟通,断不知如何开口。况且我因着睡眠不足双眼通红,找到z和她聊一聊那些若干年后切与不切实际的期盼,可怕的不是未知的未来,也不是没有未来,却是当下的茫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