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7

    胭脂 - [左文思]

    就像冰儿融化草儿萌芽花儿绽放猫儿发情,春天真是适合情绪波动的季节。压了太久的美剧没看,那天只是看了一集betty,竟然都惹得我掉下一串泪来。当然不是触景生情,wilhelmina被逼着要在爱情和事业中做出判断,可怜的女人不仅因为轰轰烈烈投入一段感情而被同行认作是过气,还被那个人男人骗走了一辈子惟一寄托的公司,所谓的一无所有,也得建立在曾经切实地拥有过的基础上,可现在的我却什么都没有呢,依然没心没肺地浑浑噩噩过着。

    然而今天,当我再次掰着手指算了算我的年龄时,我终于无可救药地感到一阵扑面而来的感伤。这几天在看的亦舒小说里有一句,「说不定这一个黄昏,在街角,就可以碰到我的救星,他会问我:你喜欢勃拉姆斯吗?」多么美的幻想,总算聊胜于无,就如同betty新遇到的小男友,一不小心竟是自力更生的富家小开一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关系已不再 2008-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