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31

    春困 - [蒋南孙]

    时间像是过得时而快,又时而慢,虽然怎么也灵动不起来,但路过家门口的报摊亭时,挂着的依旧是绿油油刘玉玲封面的我哥,才发现尽管日子一周一周晃过仿佛流水,今天才是三月的最后一天。小嫩枝上的小嫩芽都由黄变绿了,墙角的几枝花也开了散了,不但没有兴致勃勃随波逐流地拍照留念,甚至都挑不到一款欢喜的相机,所谓春天的惆怅,恐怕就是如此。

    在同事电脑中翻出一张四年前的照片,那是刚刚开始发胖的时期,脸圆突突的,一眼清纯。我知道都是回不去的,不仅仅是因着新陈代谢变缓而越来越难减去的赘肉,还是神情中的毫无欲念。那残酷现实总是时时提醒着自己,某些应当抓住的,却是别要错过。昨天在健身房换洗完毕,进来一个模样寻常也看不出年龄的男人,径直坐在条凳上除去了衣衫,露出后背黑压压一片纹身,一对展开的羽翼,占据了整个背部,只留下肩胛骨中间几颗通红点缀的痘以及腰间发福围出来的一圈肉。我还未来得及转开目光,身后的古铜肌肤壮硕上身的小哥哥已经率先搭上话,「挺漂亮,在哪儿纹的」。三言两语你来我往,就差没有浑身赤条条地当众换起电话相约下段路同行。主动的艺术啊,活脱是有花堪折直须折的生动典范。

    而我呢,虽然算计着今天坚持要去消耗每日定量的卡路里,但还是忘记应当塞上一张可以打发跑步机上那沉闷小时的光碟。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回,美好的日子还在前头等待,至于当下,只能看着小肚子默默地说,坚持才是永恒。

    拾遗:健身房的小电视机告诉我,残酷的不是林一峰松弛的脸颊,而是黄小琥霸王硬上弓跳蔡妹妹的「舞娘」及「爱无赦」。即使爱不了自己了,也万万不要放弃自己,算是三月金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