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5

    世界大 生命长 - [岑诺芹]

    动物园已经是一个十分矫情的场所,还好我没有想要听my little airport,只会更做作。那么多的欢呼,只是为了孔雀抖一抖它已经失去光泽的羽翼,或是晒太阳的熊猫偶尔翻了个身换了种体位,那么多人,在这个不长不短的假期,蜂拥而至攒动异常,其实我也知道,我只是想出门走走而已。

    不过仍然发生了一件相当矫情的事情。走到犀牛馆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图拉,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孤独,比起我几年前来的那次,食草动物们的毛发明显要好了许多,至少没有成片成片往下掉,残破得触目惊心。只是那些大型动物们,仍然被孤独地囚禁于硕大的玻璃笼子或是院子内,它们在这里生这里长,记不得原本的草原或是丛林的模样,也没有人告诉给它们,甚至没有同类能够交流。它们只是孤独地踱步,烦躁地叫喊,吃饲养员送来的食物,吃游客们丢下的食物,对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出的挑逗表现的兴奋或是不懈。它们的寂寞每个人都看得见,勿需孤芳自赏自怜自爱自怨自艾。它们的意义,只是活着,等待着被看及看人。每天重复同样的流程,直至生命枯萎。

    然而被囚禁于这花花世界的我们,却又哪里有那样的运气,受一世关注,甚至无忧无虑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