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4

    给我一段仁爱路 - [蒋南孙]

    执意要送L回家,我也说不出个为什么,可能是那半杯红酒荡起的微醺,也可能是怕说了再见就得一个人走。事实是曲曲折折绕上几十公里的路,说过再见后出租车往回转我看见半空中那明晃晃的月亮,感觉眼睛都快要湿了起来。刚才车上还说了两遍这月亮真亮一类的无聊蠢话,我知道是老朋友叫人发现前尘影事已成为尘封的一段谈资,而未来依旧如浓雾般弥蒙,甚至我都觉得我已经失去了它。就像在酒吧里给他看这次沿路拍的照片,每一张我都不厌其烦地加以说明,心想恐怕这一遍之后,再不会对谁如此详细具体地讲第二次,千多幅风景如电影般流走,我只觉得寂寞。

    运气好在到底赶上了最后一班电梯,一同去Z家看他家养的狗,大得超出了我预期,也不知是焦虑还是欢快地扑过来,能搭到人胸上,我只能尴尬地站着不动僵硬地傻笑。说起大学时惟一养过的鱼,因为我好心要给它换水,将在阳台上晾过两天的瓷缸中的自来水倒了进去,谁知道十二月的天气,即使室内依靠人工暖气保持着春夏的和煦,阳台却因着受风而不锈钢杯子始终冰凉,鱼瞬间给冻死过去。我突然又想到送我鱼的主人还做了一段时间L的女友,于是立刻像张爱玲小说中写的,窘得很,还好都快过去七八年了,当事人早不放在心上,只有我记得这些细枝末节,却依稀忘了本应当在那四年间学到的许多事。

    还说起婚礼。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装作不经意地告诉他B小姐的婚讯,话到嘴边还是给咽了回去,说出来同样是窘,说了谁谁结婚没有办谁谁在老家摆的酒递了多少钱的红包过去。我惟一收到过的邀请是B小姐,而L此番也决定要在那个北国城市扎根。有计划总归是好事,没未来也不见得多坏。只是回到家看到临走前翻得乱糟糟的床以及小空间空气不畅引发的淡淡霉湿味,我只希望旅程可以足够长,长到忘掉我离开时的模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城市高度 2008-05-04

    评论

  •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