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3

    倾城 - [周从心]

    Tag:艳阳天

    并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想去柬埔寨,或者是看到的一句话,遗迹终将被风吹干,也想成为能够见证历史的人,于是便跟着去了,电影里有人把秘密留在那千年的风霜里,他其实也想了想,但并没有什么好说。

    只有一堆絮絮叨叨的事,看不到头的未来,都是想起来却不提也罢,恨不得叹一口气,便能如同喉间的唾沫般,生生地吞回去,再也浮不起来。他以为这座城市的窒息与污染一样,永远厚厚一层罩在上空,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逃开一次,如同惯例,而作为目的的地点,无论哪里都好,纵然千变万化,心头想的都是一样。长途的飞行,再加上劳顿的舟车,仿佛离开得越远,过程越曲折,所能卸下来的也就越多,谁知道它们是不是还在原地等着呢,反正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但这次仿佛有什么不同。他登上了那被遗弃的寺庙,四周都是微笑的神王,表情那么祥和,突然间,他感觉到一种真真正正的宁静,周围如织的观光客们仿佛静止于另一个时空。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有信仰的人,但那样的场景里,他突然会以为,那朝着四方微笑的神们,终会有那么一面,是自己的庇护者。他甚至觉得应当在刺目的阳光中留下一串眼泪,以示自己的虔诚。但最终,一切不过是留在了想象而已,他们被催促着离开,尽管不舍。

    背后的路中央有一尊现世人供奉的佛,披着金色的袈裟,不断的香火。古老的宫殿被遗弃后,皇朝亦被推翻数代,尽管导游不断讲诉着今天与旧年信仰的不同,他却想的是,无论如何,只祈祷得到一处庇荫。那天晚上的行程原本是丰盛的当地美食自助,但他因着走了太多路,以及暑热的缘由,胃在翻江倒海罢了工。他只好挑了一盘水果,闭上眼睛是那尊离开时望了一眼的佛像,灵魂飞回去恭恭敬敬行了个礼,他的身体和心神才渐渐觉得好过。

    后来回到城市,流言和病毒肆虐中,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掩着口鼻穿行于繁华都会的地下铁中。他对于未来依旧未知,也没有谁可以陪着一起走。但他却在茫然中记起那段短暂旅程中昙花般稍纵即逝的信仰,他想不好什么是放得下的,却只好什么都不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