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7

    过云雨 - [左文思]

    周末去爬山,走在野长城上远处的天俨然便黑了起来,下午一两点钟,远远的旷野上头是一团乌云密布,黑压压雨水倾盆,偶尔闪现刺破天空的光亮,连接天与地,转瞬即逝,我们在渐渐滴起水的空旷与清新中看了好一会儿闪电。

    后来才知道那天的雷劈死了人,还是同事老公的同事,野游中出现的意外,天公不作美就算了,预报了天气却怎么也预报不出人生。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把人们逼成女强人的。上下班时看手机里的电子小说,「如果墙会说话」,同一个屋檐下的女子,专注事业的获得惊人的成就,倾心感情的却迷失了自我。这会不会是另外一种命运的注脚,在明知无法十全十美的前提下,只好选择那些更容易掌控的。说没人爱也不完全贴切,只是今时今日,人人都不肯爱人多过自己,你也无法相当信任地交出全部,还不如全保存下来,一味留给自己。恶性循环叫你我更加自怜自爱,谁知道意外在什么时候发生,而即时享乐的先决条件,却是先满足欲望本尊。

    于是除了自己,也没什么可以信任,物质以外,一切都不能叫人感到真实。隔了几年才看「十分爱」,倒不为那悲哀的感情结局而难过,只是清醒也好,麻痹也罢,总得要找到一种方式,让自己心安理得地快乐下去。所以我是多么由衷地赞赏某同学为自己的生日礼物选了一只louis vuitton的经典恶俗钱包。招财只是我们美好的愿景与幌子。真正重要的,是每一个计划,都是爱生活爱自己的铁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