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5

    良辰美景奈何天 - [蒋南孙]

    那天同事生日,坐车从旧鼓楼大街经过,又想起好多次我换乘地铁,再坐一站公车,或是漏风的小三轮,到你家蹭饭去的场景。沿途的小店新新旧旧,换名字的换名字,是所谓的物是人非吗,一个人坐在出租车后座的时刻,是这座城市私人的最寂寥的空间。

    那旧朋友的父亲到底还是走了。生命是无常的脆弱。我身边的几个朋友,有人刚刚从新疆回来,有人正在香格里拉,有人计划去清迈越南,而你终于决定要去北国过暑假而不是回来看我了,以为旅游是放松心情最好的方式,因为身在他乡,很多东西便可以熟视无睹般地置之不理。6月原本计划的事情还是起了些小变化,沮丧是压在心口的鹅毛,却又粘得太紧,仿佛撕下会带起血肉,久而久之,它便肆意地吞噬着其他情绪,如工厂生产的面无表情的塑胶人,是深植骨髓的绝望。

    于是又要开始重新操纵心情,昨晚有一刻躺在床上睡死过去,醒来有种恍惚的新生感,短暂的失忆,忘记自己的身份模样。我不知道你是否会在半夜醒来过,对黑寂环境中微弱的光亮或是偶然响起的声音有种不确定的怀疑。就像某一日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年纪的数字,已经超过了心理所能承受的极限。不幸的是我们终需接受这一切,还好你已经找到了合理的方式,在某些时刻,可以心无旁骛的快乐下去,所以我们终究应当庆祝生命这回事,那些所得到的,往往都比我们以为的要多得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去年今日 2008-06-25
    无他 200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