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9

    我的志愿 - [蒋南孙]

    我小时候的志愿是当一名作家,不用伟大,能够把名字印在书上就可以了。这样的志愿其实很难说出口,因为一点也不够响亮,比起科学家啊博士啊都要低人一等,我想可能是因为爸妈没有太多时间管我,大多数时间都让我一个人在家看书,才会冒出这样不着边际的念头。以至于别人问起,我都要十分掷地有声地说,我的志愿是当一名伟大的科学家,而没有半点问心有愧的做作。

    后来我读理科,考班上前三名,读中国最牛屄的工科大学,倒是一步步向着科学家的道路迈进。只是四年的大学时间不仅让我蹉跎掉了读研究生的机会,也让我清楚地认识到,科学家这条唯心主义的道路对我而言实在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就这么,我这儿时虚伪的志愿也没有了。

    前阵子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又有些微想起学龄前的我的微弱梦想。但在这个花点钱就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书脊的时代,我只固执地想要开一间书店,可以兼卖咖啡,做欧美港台出版物代购,甚至提供乐摸扫描。哇。我期盼着拆开牛皮纸时荡起的阵阵油墨香,我希望我可以按照我喜欢的顺序把每一本书放在书架固定的位置上——天。谁知道我这个梦想是不是因为从小大到我从来没有拥有过完全属于我自己的独立的顶天落地式的大书架!我祈祷我可以坐在桌子背后,沉迷于一本书的情节,只有容貌姣好的熟客进来时,才会抬起头嘴角上咧做出微笑的表情。我甚至受「第十三个故事」的启发,想要构建私人地下关系网络,帮那些迫切希望找到某纸制品下落的收藏癖们,快些达到在一秒之内冲荡无数次的高潮。当然,我的PPT格式的计划书还没有来得及写,我已经收到了十分两极的反应,一方面是期望入股的叫我把书店开到他们家门口的妄想狂同道,一方面则是现实残酷的告诉我持平已经很不容易小心折本的醒世恒言者。志愿仍旧停留在志愿而已。

    可是今天,我因为找不着某银行的网络密匙交不成电话费眼睁睁看着担当我与世界惟一纽带的网络将要被切断。我把所有纸片文件全部翻了出来,一无所获,满地狼藉。我已经没有力气将它们一一归位,只是觉得有些一直隐藏着的东西,终于在这天以狼狈的姿态轰然坍塌,如同我的志愿。而想要的从来不会出现,生活如狗屎般叫人避之不及,这世界那样没劲,连做个梦都是如此有气无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