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6

    清风不识字 零 - [列文思]

    香港的二楼书店,忘了第一次去是要找什么书,从铜锣湾赶到了旺角。第二次去的时候竟然又给我找着了,底片在相机里待了小半年时间,最近冲出来,畅销书应当又换了一批面目。

    万芳说,记忆是不可靠的,也许今天你们一同来看我的演出,等老了的时候回想起来,一人会说那个晚上她唱了什么什么歌,另一个人却说,哪有。所以记录是多么的重要,尽管它偶尔也会按照我们的想象变形,绝不肯实实在在地遵守原貌。像是最近在看的「不堪回首」,以这样一句成语来形容一段婚姻关系,本身已透着悲哀,但我觉得最让人唏嘘的一段却是,洪君彦说,他曾经很感怀与章含之的通信记录,给过他无尽的力量,还想着以后可以出一本两地书一类。然而时间只证明了虚无。

    世界大生命长,有花堪折直须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