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7

    清风不识字 壹 - [列文思]

    记忆在骗我们的同时,其实也袒露着真理,我们都只想记住我们希望看到的历史。所以关于同一段回忆,两个人的记录竟然存在着如此大的反差,倒不是要揪出谁对谁错,只是每个人对美好生活的愿景,终于还得用手书来实现。「不堪回首」半本书其实是别人的记叙,怕是过去太多年,总得要有个旁证,才确定一切果然是真实。在这个缺乏信任的年代里,推翻别人的同时,反更容易引来怀疑。

    而关于记忆玩弄的命运,近来炙手可热的克里斯多夫显然更懂得如何调动看官的口味。恶童三部曲完全遵守立题解题破题的步骤,而且本本风格迥异,先是魔幻主义,继而是现代小说,最终归结于记录文学,原来每个人都有权利撰写自己喜欢的那段历史。而细节是否丝丝入扣倒不是关注的重点,在个人的想象里,就算出了些许偏差,也都是一厢情愿的事。

    我其实最佩服这个女人的个人经历,wiki解释一切的年代里,我知道她21岁从匈牙利逃到瑞士去的时候,是在钟表厂打的工,完全不懂法语,和她一起跑掉的前夫曾是她的历史老师。她开始学习另一种语言,并尝试写诗。终于在30年后,一部小说让她红遍了文坛,听上去有点苏珊大妈的感觉,厚积薄发再一鸣惊人,成为年逾半百的文学超女。

    我在想,我要是有那学习语言的天赋和毅力该多好,也许真的不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