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8

    不惑 - [左文思]

    去看UP,美丽大鸟被凶恶坏人抓走霎那,后面的孩童在电影院里号啕大哭起来。他父母安慰他,他们会把她救回来的。我本来很想嚷一句教育小孩能不能带到外头去,但还是活生生给咽了下来。是的。我们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个世界不一定都由美好组成,偶像有可能变成伤害你梦想的恶魔,我们所秉持的感情,其实也可能是种自私。

    是的。也没有必要去伤害一个已经受到伤害的不知所谓的小孩子,其实那电影并不是那么完全地准备给这个年龄的稚童观赏的。3D眼镜沉重架在鼻梁,已经象征着负担。我想,残酷的世界已经残酷地在逼他去面对,本来就是件残酷的事。

    好像你当时决意要嫁给李先生,那时候我还是做粉丝的年纪,廿岁不到,以为世界还有童话,所以对很多事情断然不肯相信。后来你还为他生下一个残缺的孩子,你知道,对很多人而言,梦想其实已经在破碎的基础上被碾成粉。但每次看到归隐的你风风火火地出现在媒体或路人的镜头前面,多少又唤回躁动在内心底处的某些欢喜,直到我们发现,原来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超过廿岁,老去是一件非常实际的事情,直到歌声变成回忆,ipod里的每一只句子都成为最熟悉的窃窃私语,再大的容量也抵不过来来回回那几句已成为梦呓的唱腔,原来感情被时间升华,已经成为如肌肤血液的一部分。

    四十岁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吗。看到你的新鲜广告不禁会想,尤其是最近被拍到的你,似乎状态也在渐渐地恢复了过来。如果爱情尚可,一双女儿一日比一日可爱,那么你是否考虑过,再分多一些的感情给更多的人。托好友买了你最新的精选专辑,DVD里跳着九零年代的舞,是止不住青春洋溢。我们都不可能回去过去,但是现在,你又想与谁一同分享此日呢。

    亲爱的王小姐生日快乐。与俊少同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