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8

    微笑有时 - [朱锁锁]

    暮色袭来,我在出租车上翻着「这是爱」的最后两页,看着谢立文一段用love做的排比,不知是否夜渐浓视线渐模糊,几乎想要跟着轻声念出那段文字的我,感觉眼眶就要对着一个陌生司机的后视镜一点点湿起来。

    两天后,我被a的越洋电话从嗨过头之后的熟睡中吵醒,然后聊着一堆十分文艺的话题。譬如「我上大学的时候卡佛是作为考试篇目,所以天生怀有抵触心理」「但是他说他写短篇小说的原因是因为他窘迫的生活,不得不去写那些他必须一坐下来就能马上写完的体裁」,又如「我最近在看林语堂的书,还有他翻译的浮生六记,虽然觉得不如另一人译得好,而且也是学生时代的指定读物,但现在看来,还是有不一样的感悟」「哈,我大学时也曾经以此为课外教材,原以为古文英文的学习相得益彰,结果还是荒废掉了」「其实你看,曾经多么刻骨铭心的回忆,最终还是被另一段关系所取代,可见感情还是靠不住的」「唉」。

    后来才想起来,那天是两个旧日同学的婚礼。到底还是没有买一张机票前往观礼,据说廿桌酒席中同学占了七分之一,然后z还特别提到当年的住校生们都十分为新郎长脸——多惭愧,我也住校的——结果我要看现场存照,匆匆赶着出差的s只是告诉我数据线坏掉了。据说新娘子爸爸把她交到那个要待她一生的男生手上时,很是激动了一把的。我想象着那个场景,可能因为太熟悉的缘故,恍惚间都感动了起来。

    于是我们还是相信有爱这回事,相信很多时候,我们能够回忆起来的,都是美好的。

    love trees love birds love clouds love lilies love snails love snow love stars love mother love sounds love window love silence love moon love tea love potatoes love cats love wind love rain love socks love knowing love pictures love faces love dreams love reading

    love u love u mos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