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31

    车在车站停留 - [左文思]

    洗完手发现没有手霜已经干得起皮,夜半未开空调也会被冻醒,夏天终于走到尽头,托王小姐的福,我有幸在电影院看了两遍「机器侠」,印象中从没如此待遇,想当年听别人说每经过一次电影院便要进去看一回托尼梁的「英雄」,已经觉得传奇,高票房从来都累计在泡沫之上,而自己曾经看过一遍半的电影,是在循环播放不分座位的旧式影厅,想听葛优多说一遍撒谎的经典独白,以及工作人员失误放错了蛊惑海盗的拷贝顺序,不得不多停留半个钟验证自己无微不至的观察力。

    歇斯底里的台词,应当是为了掩饰剧情的空洞吧,「天下无双」与「情癫大圣」已经有了资格可以从头致敬。不过刘镇伟玩弄鼓掌的从来都是那些得不到的感情。想修成正果的猢狲与不务正业思凡的仙女,疯傻的公主和贫贱的流氓,来自未来的人类及妄想拯救人类的和尚,当然还有早年在街头苦苦追寻真心人的养尊处优的皇帝老儿,今天的机器人和女警官,不过是身份迷离与制服诱惑的另外一种现身说法。然而我想说的却是,看到K1抱着K88痛哭不已,濒死的机器用一种怪异的腔调喊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遗言,我想他是在说,尽管人最痛苦的莫过于AB之中捡一,然而选择的权利,却是为人的基本。

    爱不爱是选择,有没有爱的资格却是人权的核心,两个在学习思想过程中的机器人如果能主动改变个人程式恋上彼此,一来免除了效仿人类心碎的痛苦,而来既合情又合法,简直是最完美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当然这只是假设,编剧最终还是要让制服女警照着她过去的某出电影结局那般,发现比选择更痛苦的事情原来是没得选择。所以。请赋予我们选择的权利,如果能顺带加上后悔的赠品,那共产主义的理想状态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第三者是选择;LOFT与平层是选择;独立厨房与无法安装燃气也是选择;朝东面向扬尘的工地朝南面向黑压压的高压线也是选择。无论如何,我终于在周末选择去那优点已经给剔除得差不多的小区排了一只号码,焦虑等待接下来别人选择自己的程序。无论如何,生活都要继续,好像花开花败,落英缤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八月 2008-08-31